星期五, 七月 04, 2014

居住在拉让江两岸的人民必须知道的信息!根据水文模拟软件 MIKE SHE 的计算,姆伦水坝若是发生溃坝,从那里泻出来的洪水将以极快的速度,在6小时之内冲击巴贡水坝,造成损坏。资料显示,姆伦一旦出现溃决(breach failure),巴贡水位将迅速上涨,超过巴贡水坝可能最大洪水(probable maximum flood,PMF)的水位。姆伦洪水水位将超过巴贡水坝的高度。这么一来,庞大的洪水量加上冲击力,巴贡水坝会跟着崩溃,下游乡镇将面对恐怖浩劫。 姆伦EIA报告书,并没列出洪水抵达拉让江沿岸各城镇的时间。不过,根据洪水模拟图的资料,姆伦溃坝之后大约第24小时,洪水就会冲到诗巫,洪峰(peak flood wave)会在第36小时抵达。在第48小时,诗巫水深大约是10米。

 这种“以身作则”捍卫骗局的手段,在马来西亚算是罕见。最起码,甭指望黄燕燕或安南耶谷在众目睽睽下把“无害的山埃”吃下肚以“安抚民心”。然而,这也似乎意味着,马来西亚的民心太容易安抚,甚至是冷漠到根本不需要去安抚,骗局都可以运作顺畅。

在80年代初期,砂拉越巴鲁伊河(Batang Balui)地区原住民见识过了巴当艾水坝工程如何把那里的依班人推下困境,因此对巴贡工程就有了戒心。那时候,反巴贡运动的重点,就包括解释溃坝可能性。砂拉越政府就以分而治之的手段反击,试图让人们相信:反巴贡运动纯粹是不怀好意的妖言惑众。
1986年1月3日,《新海峡时报》记者里奇(James Ritchie) 引述68岁的肯雅族(Kenyah)村庄 Long Geng 村长 Uloi Lian 的说辞:“他们(反巴贡人士)来到这里,告诉村民倘若水坝崩溃我们全都会死掉。村民们都很怕。我也很怕。于是把那些人交给我们的请愿书都签了。”乌鲁拉让(Ulu Rajang)国会议员 Justine Jinggut 则告诉记者:“我告诉他们(村民),如果水坝真的崩了,那时候不只我自己和我家人会被冲到拉让江,就连许许多多砂拉越部长和闻人全家大小也会面对同样的命运。一项工程计划若会带来灾难,我们怎可能会首肯?”
 Justine Jinggut 的说法,和日本那些努力证明核辐射无害的官员的举动很相似。然而,他之所以会这么说,是因为他相信官方立场,还是他根本就不在乎巴贡会不会出事,就不得而知了。


 图表1:如果穆伦发生溃坝时间,巴贡水位将超过海拔232.8米的巴贡坝顶高度。
那么,巴贡如果发生溃坝,会是什么样的情况?

穆伦巨坝环境影响评估报告书(Environmental Impact Assessment,EIA)就有提到这问题。

穆伦水电工程计划,在2008年10月1日开始动工,EIA报告却是在2009年10月18日才发表。这份EIA报告书第7章,有提及溃坝风险。报告指出,如果溃坝只发生在穆伦巨坝,而巴贡能够档住洪水,破坏幅度会相对的小。但,如果巴贡的结构不能承受穆伦溃坝造成的洪水,进而恶化成连锁溃坝(cascading failure),灾难就会极之严重。

图表2:穆伦溃坝发生后6小时、12小时、18小时、24小时的洪水淹没范围扩张程度。
 根据水文模拟软件 MIKE SHE 的计算,穆伦水坝若是发生溃坝,从那里泻出来的洪水将以极快的速度,在6小时之内冲击巴贡水坝,造成损坏。资料显示,穆伦一旦出现溃决(breach failure),巴贡水位将迅速上涨,超过巴贡水坝可能最大洪水(probable maximum flood,PMF)的水位。穆伦洪水水位将超过巴贡水坝的高度(图表1)。这么一来,庞大的洪水量加上冲击力,巴贡水坝会跟着崩溃,下游乡镇将面对恐怖浩劫。

穆伦EIA报告书,并没列出洪水抵达拉让江沿岸各城镇的时间。不过,根据洪水模拟图的资料,穆伦溃坝之后大约第24小时,洪水就会冲到诗巫,洪峰(peak flood wave)会在第36小时抵达。在第48小时,诗巫水深大约是10米。

图表3:第30小时、36小时、42小时、48小时的洪水淹没范围扩张程度。
中国河南省板桥水库,曾经被誉为“铁坝”,能防千年一遇的洪水[18]。但,1975年8月7日,这“铁坝”因着连绵大雨而漫顶溃坝。8月8日,板桥、石漫滩两大水库,竹沟、田岗两座中型水库,和其余58座小型水库相继溃决。板桥溃坝洪水速度据说是每小时50公里。这场浩劫的死亡人数依然有争议。根据人权观察组织(Human Rights Watch)的资料,23万罹难者当中,8万5千死于洪水,14万5千死于灾区瘟疫[19]。

板桥水库的最大库容是6.75亿立方米。穆伦是120.43亿立方米,巴贡是438亿立方米。

巨坝,就像计时炸弹。还没建的,是还未装置的计时炸弹。已经建好的,是已经装置启动的计时炸弹。只要未拆除,威胁会继续存在。

既然这些巨坝是这么危险,砂拉越各县市民以及地方政府实在应该效仿函馆市政府,直截了当的反对和抗议。

然而,安全神话在马来西亚,一样是官方宗教似的泛滥。

有时候,只要抛出绝对安全神话论调,就可以把自己的责任推卸得一干二净。
 砂拉越巨坝安全课题,无论是巴当艾、巴贡、还是穆伦,在媒体的曝光率可说是昙花一现。本地媒体消费者普遍上是对大型工程的安全措施不感兴趣。比较受重视的,是那工程计划的财团背景、工程庞大程度在本区域还是全球排名第几、相关财阀是如何功在社会光宗耀祖、制造多少就业机会、下游工商界会如何因着这些工程而获利等等。

于是,巨坝课题剩下的部分,就是原住民逼迁问题。然而,媒体报导的手法,尤其是渲染“发展”或“就业机会”的手段,却让媒体消费者们觉得那些反抗巨坝工程的原住民是在“哭哭啼啼苦苦哀求”。若是“找到”某些“揭发”原住民“拿到赔偿金就花天酒地”的“真相”,媒体消费者们就更觉得是已经“看穿这些原住民的真面目”,连抢地和逼迁问题也不是值得关注的课题了。就这样,巨坝安全问题和原住民逼迁问题,连砂拉越人也不见得重视。水坝建成后,课题就剩下赔偿问题。到了这阶段,课题的曝光率就接近零了。

截至6月23日,反抗巴南巨坝工程运动已经收集9千名原住民的签名[20][21],封路行动也已经进入第244天。美里市民当中,有多少人是反对政府在他们家园250公里外建造淹没半个新加坡面积土地的巨坝?诗巫市民和政治领袖,是否认为在巴贡和穆伦之后再建柏拉固和巴列这两个巨坝,是商机而不是危机?

人家在你家园四周围安置炸弹,你却打开大门铺红地毯迎接他们,并指责那些反对的人们是妨碍你的财路,甚至乐以观看反抗斗争如何被打败。这样的社会,这样的地方,怎可能不成为公害圣地?
从函馆市遥望津轻海峡对岸,就是大间核电厂。(信息来源:facebook.com/nutcracker.kenshi)

1 条评论:

  1. 那些什么提高发展,就业机会增加,根本就是传说。因为有没有murun水坝,都是一样的~因为建好了,也没有用武之地~bakun 的电,也才用了六分之一罢了~

    回复删除

联络我

名称

电子邮件 *

消息 *

Follow Us

Follow by Email